碎镜

一个不会画画的咸鱼干
最多只会写点东西。。。。。
懒到病入膏肓且放弃治疗,所以脑洞经常没有码下来emmm
记性时好时坏

主混盗笔/刀男/黑执事
半入全职

小伙伴们一起来搞事嘛!!!
【突然发癫】

死党是溯行军婶

#乱写一气注意避雷

•拉了死党下水的我
•新开段子
•这个敌婶是卧底23333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jpg.

正文走一个——————————



我的家那个傻傻的死党
上了贼船
成了溯行军
emmmm……
别说
这是我见过最友善的溯行军

传说中的6-2疯人院
夜战图刀种限制就是麻烦
啊咧对面的溯行军咋跑了
还这么容易就出了明石
哦难怪
原来是她家的溯行军

好几次偷偷跑到她的本丸
带了一箱零食
敌军放我进来
我俩吃着零食
然后听她叨叨
不想当敌婶
溯行军不可爱
后来我回去
被石切丸叨叨

有次地下城挖弟
遇上检非违使
她刚好在那层
最后我俩
一起打走了检非
特别神奇

一般出阵
根本不是刀剑在战斗
完全就是
我们两个互损
这家伙在我看来
当个卧底特别合适

她要是过来串门
长谷部就很烦
干嘛啊
我死党你再瞪试试
要搞事情找鹤丸去搞事
慌什么
咱俩还不至于拔刀相向
婶都不慌你们这些刀子精慌什么
要淡定

我死党是敌婶
但是你们要是敢动她
我绝对弄死你们
不服是吧
憋着

有一个沉迷盗笔的婶婶是什么感觉

审神者整天在爬墙

#是的没错就是我
#沉迷盗笔学会搞事
#ooc有 文笔逻辑没有

————————避雷针————————

鹤丸国永

那天我本想用恐怖电影吓主上
结果
我被粽子禁婆海猴子
等墓中生物
吓到中伤


加州清光

我问主上
我和小黄鸡
哪个更可爱
主上说
我俩不是一个物种的比个啥


大和守安定

我第一次见到
只用腿
就能扭断生物脖子的人


大俱利伽罗

主上在猜
我和张起灵谁更闷
没兴趣知道



笑面青江

主上一直问我
砍杀的那个女幽灵长什么样
因为只是想看看
和瓜子庙那个积尸地里的女幽灵
一不一样
(主上想知道的话就亲~身~体~验~下吧?我是指去那里看看哦)


压切长谷部

只要是主命
我都会遵从
但是
主上让我
把瓶邪扔去结婚
Σ(゚д゚lll)


药研藤四郎

大将去完长白山
回来就生病了

天凉了
大将该吃药了


鸣狐

主君说
如果小狐狸再冲着电话筒乱叫
就叫驴蛋蛋
咬它
(小狐狸,安静)


博多藤四郎

绝对不会让主上去点天灯
因为小判绝对会全部没掉的
古董就是烧钱


一期一振

主上说弟弟们全都回来其实很简单
只要黑瞎子摘了墨镜
解雨臣找到丢掉的35个亿
吴邪长出头发
张起灵笑了
三叔填完坑
我想了想
真是够“简单”的


小乌丸

听说
论辈分
为父要叫黑金古刀
一声祖宗


狮子王

我斩过的鵺
算是怪物
可我没想到
这墓里怪物怎么会有这么多(つД`)ノ


御手杵

我的本体
跟黑金古刀
哪个更重
这个啊
谁知道呢


乱藤四郎

主上偷偷告诉我的
解雨臣
小时候被当作是女孩子过
貌似
我也曾被误当作女~孩~子~了?

【花儿爷我错了orz】


感谢看到这里你~(=´∀`)人(´∀`=)

一边肝刀一边看书说的就是我
为此已经被关在外面好几次了
死不悔改ˊ_>ˋ

假如审神者有看盗墓笔记[2]

老早之前发了黑花篇,现在先发个码好的……
手残是我的错OTZ
#ooc有
#跨剧组有
#文笔死有
#吃不习惯请见谅(>人<;)
——————避雷针——————

吴邪篇

万叶樱下,茶壶里上好的西湖龙井还冒着热气,缓缓的倒入青花瓷的茶杯中,枝头的花瓣打着转散落。审神者则一脸专注的听着那些发生在墓里的故事;一同听的还有某些喝茶老人(刀)。
妈呀刺激,在心中想到;复而看向那人的手臂:即使过了这么久,那十七道伤疤依然能看见一些痕迹。“吴邪仍在,不见天真”不知为何这句话进入脑海;还没来得及伤感,一道白色突然闪现——
“哇!!!有没有被吓到?”鹤丸跳到面前。悄悄的看向一边的吴邪——卧槽邪帝您老别开枪!!!冷静点收回去啊∑(゚Д゚)
不过这只搞事的鹤确实要治治了……于是,“邪帝再讲讲当年倒斗的事呗”“行啊。”
balabalabala……
后来,所有刀剑男士都看见鹤丸一副被吓死的样子,僵直着被三日月抱走了( ̄▽ ̄)

【鹤球你说还搞不搞事了】
【鹤丸:重伤jpg.】










这几天去旅游了打字估计会很慢……果咩
(>人<;)

带刀男游天朝系列

#瞎写着玩儿系列

#脑洞源自贴吧里的话题

#ooc有,文笔不存在有

#有的地方具体在哪里我也忘了果咩QWQ

#天朝境内游

 

————————————避雷针—————————————

 

鹤丸国永——哈尔滨

 

以后绝不能放鹤球到雪里去了。。。。。。。周围一片全白啥都看不见=-=刚才这把刀说想吓吓人于是一下子跑进雪地,这下可好连个影子也找不到。正在思考着要不要报警时背后给人扬起了一阵雪,“哇!!!”鹤丸突然出现在你后面,“有没有被我吓到呢?”

emmmm………..

5秒以后某只鹤的帽子里被装了满满一兜雪并被扣在了头上OVO

【这个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

(日服新刀巴形貌似也很白来着???OVO)

 

 

三日月宗近——月牙泉

 

沙漠中心的一汪泉,形如弯月,故名月牙泉。而那个人的眼睛里,也有一轮弯月;他静静的看着潺潺的泉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半晌,又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哈哈哈,甚好甚好。”看向稍远一点的泉边的塔楼微笑道:“真是很神奇的地方呢,哈哈哈”

【爷爷你听说过二泉映月嘛】

【哈哈哈,没有哦】

 

 

粟田口家——香港

 

短刀居多的话当然要去游乐场啦w

处了博多还在为小判心疼时,其他短刀们已经撒开了玩:过山车,海盗船,旋转茶杯,碰碰车,摩天轮……鬼屋的话果然一期你会担心啊=v=“唔哇……超兴奋的一天啊。”“这个,也会作为记忆存在的。”“晚上还有烟火看哦。”“哎哎?真的???”“嗯嗯,听说比花火大会时的还要漂亮哦!”“哇…超期待啊!”

【把小狐狸带去过山车,转晕了说不了话以后有几率听见鸣狐开口哦】

 

 

莺丸——苏州

 

在清幽的环境里,看着茶慢慢被煮开,香气弥漫在室内。窗外可以看见浓密的草木;蜻蜓在水塘上点过停在荷叶边缘;偶有几只飞鸟,在枝头歇息时发出啼鸣。【在这样的环境里,心也会平静下来呢。】啜了一口茶看向门口。【啊…大包平又不知在做什么了呢】门外那个红发的身影正挥舞着自己的刀剑。



萤丸——丽江

 

江南是烟雨朦胧的,青石板路上,偶有几株野草从缝隙间探出。城内的河道上泛着涟漪,空气里是下雨时独有的很清新的味道。顶着绵绵细雨走在路上,突然背后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转头,小小的少年撑着一把油纸伞跑来。“主上~下雨了不打伞的话会感冒哦~”笑着接过伞举在两个人中间,嗯,一起回去吧。

 

 

和泉守兼定——内蒙古

 

“我可是又帅又强大的刀,跟我比赛马的话输了可别哭啊!”在和当地的牧民比赛前还这样信心满满的说道;然而不一会——————哎哎和泉守你咋变成灰白的了???【当地牧民:小伙子你还要再去修炼修炼:) 】

“可恶……”似乎是不甘心自己的成绩,最后冲着这片碧绿空旷之地喊道:“总有一天,我和泉守兼定,会变得更加强大的!!!”

【啊咧堀川要是听见了又要打call了吧】

 

 

数珠丸恒次——墨脱

 

雪域的山川上不仅有常年不化的冰雪,也盛放着天山雪莲,更有雪域圣女的传说使这里添上了几分神秘。墨脱的交通不甚方便,但也促成了这里与世隔绝般的安宁。藏族的寺庙里挂着古老的饰物,香火的烟味缠绕着久久不肯散去。室内有炉火,燃烧时可以听见噼啪的声响。外面开始落雪了,他依然闭着眼跪坐在佛像前;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在说什么,只是隐约觉得像是他常读的经文一类的东西。门口有摆了三个香炉,干脆就在那附近看着雪等他念完好了。

 

 

烛台切光忠——长白山【这个真的是婶婶私心了QWQ】

 

出于私心让他把眼罩换成了墨镜,外面还套了一件黑色皮夹克。虽然不是很理解,但还是按照要求做了的他被拉到了长白山,“人还真是多呢,对吧?”“毕竟今天是比较特别的一天……”“?”“没什么”他也只是陪着朝圣一样上山又下来,虽然有些不解但也并未过问。

817,真的是个很特别的日子,真的。

 

 

明石国行——???

 

蛤?

你让懒癌出去走走??

没毛病???

怎么可能带

没有这种操作

(OVO)




【想不出来了……各位婶婶有什么好的建议吗qwq】


盗墓笔记生日快乐!

咸鱼瘫

这几天要期末考差点忘了这事

赶紧补发


盗来光阴书回忆

墓里机关隐玄机

笔锋所指皆雪洗

记下千年侯雨停



2017.6.26

我在福州

祝盗笔生日快乐

他们的名字

#开始是随手来了灵感写写

#后来出了n次歌仙时只有写这个才能停止老妈子(/)死循环

#初次尝试风雅(哪里有啊)的搞事

#文笔不好见笑了

———————————避雷针————————————————



一世相见,期许红妆十里。一世相负,振翅沧海青天。


次年新燕檐下栖,郎君已入京。太行雪路往边疆,刀刃显锋芒。


和风拂叶,泉水泠泠而泻,守一方青烟。兼与山色薄暮,定以斜阳。


不见故人影,动静焰中尽。行至轮回道,光阴皆如新。


明日之时再无见,石屹径前过不得。国士江山皆黄土,行罢浮生还望止。


蜂蝶翩于春景,须眉粉黛略施,贺吉日将至。虎纹花刻前庭栏,澈目倚身外望。


千言尽化独无言,子夜点烛照无眠。村邻皆庆入华年,正月红裳又一件。


江川东去何日西,雪掩峰。宗卷万千复有添,三世影。小窗外望院空明,夜景寒。





【心情复杂】

【眼一闭心一横发了】

【期末最后一波搞事】

【搞完我就好好学习】

(醒醒,25就开考了!)


依旧是根据心情的随笔

自家蝙蝠婶设定

刀男视角【无限定人选】

文笔只能凑合着看系列

 

 

昨天晚上又下大雨了,这座本丸的汛期大概就是这个时段,仔细算算这雨竟也下了快两个星期,或多或少也对大家产生了影响。

尤其是我们主上。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诅咒这种东西,主上在下雨天时一定会出事,不过造成后果的严重度从来就没个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主上是这么说的。

但是昨天半夜,我看见主上突然出去了。那时我刚从手入室出来,就看见主上的寝屋门被拉开,主上披着黑色的斗篷,在走廊上四处张望了一下便匆匆赶了出去。

外面还下着大雨,防水的斗篷上落下一颗颗雨珠。都这个时候了,主上突然回到现世去做什么呢。。。。。。躲在阴暗处的我不由得好奇,但是作为付丧神是无法自由出入现世的,所以我只能静静的等待。

大概是三更了吧,雨丝毫没有见小,本丸里还是很黑,这时,朱红的大门被人推开。

主上回来了。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回房,而是立在雨中,没有任何动作,单纯的让雨水顺着斗篷流淌,滑落。我悄悄的望去,主上竟然没有发现我?奇怪————

等等,

我看见了,

静默在雨中的女子啊,闭着双眼站在夜幕中,不同于往日的神态,惨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原本缠在左眼的绷带被她握在手中,手还在轻轻的颤抖;微微的仰头,让冰凉的雨降在脸上,接着慢慢睁开眼,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主上的左眼所蕴藏之物——

那是一大片的猩红,比暗坠的付丧神眼中还要深的红,仿佛是一个深渊,一旦被拉进去,就是同亡灵为伴的无尽的绝望感。

我听见了主上口中残破的话语:

【为什么……】

【要毁掉……】

【罪证……根本就没有吧】

【你们才是吧】

【恶鬼】

【我啊……】

【一定会的……】

握紧了手中的绷带,

【早晚会找你们复仇的】


那一刻,主上的脸色变得那样的狰狞,我吓了一跳。

是真的啊

主上的骨子里真的有非常残忍的血液

如果真的生气了

有谁能拦得住吗?

我不知道

 

 

 

雨还在下,不见放晴。

今天是连续下雨的第十三天了。






瞎写一气【咸鱼瘫】

没记错的话还有要码字的

一篇盗笔客串刀男的段子。。。。。。

一篇(?)防歌仙的风雅系文字。。。。。。。。

我大概是个废人了


如果审神者有看盗墓笔记。。。。。

-我又在写假文了

-ooc随处可见

-小学生文笔的一个脑洞

—————————————避雷针———————————————

 刀男们知道自家主上有看盗墓笔记的习惯,但审神者似乎并不满足于单纯的看书,于是————


黑瞎子:

       乱腾四郎正在扎辫子,审神者新给他买的发夹被乱在头上摆弄着。“唔。。。。怎么夹才好呢?”“诶嘿让哥哥帮你夹怎样啊❤“陌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乱回头一看:男子穿着黑色的皮夹克,眼被墨镜遮住看不见真实的样子,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但整个人的气质又不显轻浮。”啊。。。您是主上带来的客人吗?”乱放下发夹问道,却殊不知走廊的另一端————

    “卧槽一期你冷静点成不!”“可是我不能看着弟弟被人这样对待!”“那我问你你躲得过冲锋枪子弹的速度吗”“。。。。。。”叹了口气审神者无奈道:“行了我去把乱叫过来就是了=-=”

      “乱酱。”“诶?主上怎么过来啦?”“嘛公文已经写完咯,话说你们这是—?”“那个。。。主上给的发夹还没夹上去”“没事哦,稍等下”转而冲着走廊喊道:“一期一振!过来帮你,弟,夹个发夹!!!”收到消息的一期立刻把乱带走了。

然而。。。。。

诶诶黑爷您老咋石化了???


解雨臣:

若说听解当家唱戏是种享受,那大概只有歌仙最有体会了;红妆水袖,青衣漫漫,浅唱出的戏腔悠远婉转,大有余音绕梁之感。审神者嘛——“嗷花儿爷唱得好好啊但还是人更美啊嘿嘿嘿。。。”“主上。。。花痴太明显了吧?”“才,才没有!”被点破的审神者有些脸红,仍强装镇定的继续说:“而且。。。确实很漂亮嘛(///v///)"一曲终了,审神者的血槽也空的差不多了2333

主上又不风雅了。————by歌仙

风雅的问题等下再说,花儿爷再来首霸王别姬!!!——by审神者



先发一半试试看效果,话说我真的好想看见他们在我家本丸啊怎么办QWQ我484药丸了【瘫】

码完字发现今天是自己生日哎嘿?有意思

《一人,一妖,一共生》

#这只是个和自家共生一起脑的短文

#首次发文笔渣望见谅QWQ


                                        

这是一个人类和妖精互相依附的故事。                              ————引子

 

       暮归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同班同学会是妖怪,朝往也没想到自己会不小心露出妖怪的特质;要不是那天教课的老师讲到百鬼夜行自己太激动了,后来怎么会在天台露出作为蝠妖的翅膀嘛!这还不算完,暮归当时正好走来,结果……嗯现在她还在怀疑人生。

       妈的尴尬。朝往想到,无心听着课堂上乱七八糟的数学题(听了也不会做),看向隔壁组的暮归:即使依旧在跟着老师的思路记着笔记,但是根据频率来听比平时乱了。啊哦,看来这下子要收拾好烂摊子不容易咯;要知道,不是所有妖怪都能消除人类对自己的记忆的;朝往就属于这类。

       放学的铃声似乎预示着一天的结束,早就想开溜的暮归却没这么幸运。“暮归。”朝往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略带僵硬的转头问道:“啊……有什么事吗……?”“那个,去操场讲吧,可以吗?”“啊,可以的。”至少操场上人多(尽管不认识),但至少对方不会伤到自己的吧?似乎看穿了暮归的所想,朝往说道:“放心吧,妖怪也有素食者的存在啦。”

       即使是傍晚,操场上依旧是喧闹的,不时略过的篮球,飞奔的同学们无处不体现着青春的气息——如果忽视掉正在一本正经叨叨的朝往就更好了。“因为如果被人类发现了作为‘妖’的状态,要么清除记忆,要么得使用更麻烦的手段——和这个人在百鬼夜行时建立特殊枢纽。”“还有别的选择吗QWQ”“干吗?想死啊?”“……不要。”叹了口气,似乎有些疲惫的朝往对暮归说道:“下一次百鬼夜行就在周六,咱俩都加油吧。”“如果不去……会怎样?”“咱俩,一起死。这也是妖界为了保证安全所实行的措施之一,不按规矩走的妖,大都很惨。”拾起放在地上的书包,背对着暮归离开还不忘加上一句:“所以,真的拜托了。”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诚恳,夹杂着一丝悲哀;犹如深秋的寒风吹落梧桐,萧瑟孤寂。

                                                                                                

       似乎确实没怎么关注过她呢。暮归想到,印象里的朝往似乎只是个讨厌数学的普通女生,但谁知道作为妖时她的另一副面孔呢?百鬼夜行,或许没那么简单。毕竟她只是一介凡人,妖精的世界可是充满着未知与危险的。

       夜幕将至,在黄昏时,一切的界限都被模糊,满月预示着今夜,将是妖精们的集会。在昏黄的路灯下,依旧穿着校服的暮归不安地搅动着手指。远处逐渐出现的影子则是朝往:一袭鸦色长衫,领口和袖口处是银丝绣的曼陀罗。看见暮归的样子,皱了下眉将一个墨色面具扣在了暮归脸上。“干吗啊?”“你这个样子被不听话的妖盯上,撕了你只要几秒钟。即使是百鬼夜行这种大型活动,也难免会有异类搞破坏,带上伪装至少能自保。”“哦…….”

       妖精的集会也是热闹非凡,除了长相以外,这里似乎就是人类的夜市。灯笼精们点亮了街道,喧哗声不绝于耳。朝往似乎在妖界小有名气,不时有形形色色的妖过来寒暄,暮归是被一个百目妖小姐发现的。“哎呀,这是你家的人类?”“啊是的。”“嗯嗯,眼睛很漂亮呢,”百目盯着暮归的双瞳,“挖下来给我呗?”吓得暮归一闪躲到朝往背后,“那个…百目前辈,这种玩笑就别开了吧?”“哈哈不吓你们了,回见咯。”我的天啊这百鬼夜行实在不止一点可怕……暮归想到。

        兜兜转转地拐进了一条巷子远离了喧闹,夜风习习,暮归混沌的大脑也恢复了一些。回过神来,她们在一座雕花的木门前。无视了门被推开时发出的吱吱声,暮归和朝往此时正站在一位背对着她们的男子身后。“七爷。”朝往开口。“男子这才回头并走向她们,待其站定朝往才开口继续说道:”今日带人过来,还请七爷协助把‘流程’走一遍.”男子起唇轻笑:“那还请你去庭中稍作片刻。”“有劳七爷了”

屋内。

      “你这小丫头就是朝往将要建立共生的人类?”抿了口茶,七爷拨开略微遮住他那双狐狸眼的银发,似笑非笑的说:“要听听她的故事吗?”朝往的旧事吗?姑且听听应该没什么吧?“嗯……”

       半个时辰后——“朝往,暮归,汝二者只需将名写于灵书上,往生碑上便自会刻下证明。”“多谢七爷。”当仪式结束以后暮归还有些恍惚,总觉得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复杂可怖,但手腕上却多了一个黑色的小小的蝙蝠图腾。

       回到家,似乎发生的一切只是个梦在脑中走马灯地回放;朝往在和自己分别时稍稍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真的很难想象啊,她那样孤独的个体,是如何一步步活到今天成为这样的妖的呢;躲不开的命运,注定要被毁灭的幸福什么的……

       窗外夜已经很深了,月色略微暗淡,虫鸣都缄默了,过不了多久,就到一轮旭日照亮天空的时候了吧?暮归想着想着,最后沉沉睡去。

       又是新的一天,和以前一样起了床的暮归洗漱好后去了学校。路上碰到了朝往,她向自己抬手以示问好,那一刻暮归看得清楚:朝往的手腕上,一个黑色的蝙蝠图腾,那样的栩栩如生。

 

 

#和共生的名字灵感源于《醉翁亭记》“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流水账一样不知道自己写了啥